没关系,都一样的

【白夜追凶】 强迫症

送给我们 @_陈四妞 小可爱的生日礼物!祝我们可爱的四妞所有美好的愿望都能全部达成!

还要感谢 @误拂弦。 小朋友给我提供的可爱的脑洞!


预警:极度沙雕!严重OOC!


一、


关老师喜欢周巡吗?


当然不!


但,关老师有强迫症。


此时,关老师正为了一件事情分心:周巡,长丰支队支队长,他不省心的半拉子徒弟,正卖力的跟手上的倒刺较劲。


大意了!关老师有些懊恼。


今年的秋天来得特别早,但周巡手上的倒刺却从不迟到。


看着那个糙老爷们儿若无其事的撕扯着毛里毛燥的倒刺,那双血呲拉乌的手,就像长在关老师的心里的倒刺一...

【关周】安全区

谢谢 @横苇 😚这是最棒的生日礼物!!!!!


横苇:

送给 @榴莲流奶牛角酥 大仙女的礼物,生日快乐,年年十八!!!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“要不,你代表支队,去把小关聘回来?” 顾局眼皮没掀太高,闲庭信步一般揭开杯盖吹了吹漂到杯口的茶叶,顺便就向周巡抛出这么一句。


周巡一愣,想了想长丰支队这尚且看得过去,只是不如以往那么容易拔尖儿的破案效率,转过脸来笑嘻嘻地问:“领导,您这是嫌弃我呢?”


关宏峰当初是主动辞职离开了岗位,如今...

白夜追凶 关周 寻猫笔记

这篇文的灵感来源,是 @编号816 太太的前事做废一。

当时看完,很触动,也很难受。总想着,万一老关真的忘记了他和周巡之间的事情,该会是什么样。

非常感谢太太,同意我借她的设定,续写这篇文。(设定有一些改动)

算是个元旦小贺文,祝这里所有的小伙伴新年快乐!!!2019年,我们继续一起磕关周!

一、

关宏峰觉着自己丢了东西。

他出院已经半年多,前期治疗造成的逆行性记忆缺失、认知障碍等,以非常乐观的速度恢复着。他能记起大多数的事情,工作和生活也重新走上正轨。

剩下的记忆就算找不回来,对当下生活也并无影响,像是那些堆放在角落的书,不是偶然有机会去翻看,你都不记得买过;若是丢了,你甚至都...

【白夜追凶】【寻 番外】

写在前面的


这文送给 @枫澜清渊 小可爱,谢谢你的读后感!

送给 @甜甜甜西瓜 小可爱,谢谢你的视频!

送给 @横苇 亲爱滴!谢谢你一直的鼓励!

送给 @飞天羊 谢谢你分享的图片,让我避免了低级常识错误!

还有我心爱的 @Ak 太太,希望太太的感冒早点儿好起来!!!


一、

大年初七的晚上,关宏峰收到了一封周巡发来的邮件,确切的说,是从周巡的电子邮箱发来的邮件。


他反复确认了三遍发件人,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有些心动过速。


深吸一口气,他点开邮件。


邮件内容只有两行:一个邮箱地址和一个登录密码。


他打开那个邮箱,收件箱是空的,发件箱也是空的。


但草稿箱里面,躺着78封...

【白夜追凶】【寻•下】

一、

“关老师是暴晒过的干草的味道。”


周巡的脑子里冷不丁的冒出来这么一句话的时候,他正在开案情分析会。


两天多摸排走访回来,大家把搜集到的信息交换汇总。连轴转了两天的周巡,在会议室暖气的作用下昏昏欲睡。


整个人正准备进入待机状态,突然被脑子里这句莫名其妙的话,给唤醒了。


他偷偷看了眼坐在身边的关老师。这人穿着制服,扣子扣得规规整整的,就像他这个人一样。


周巡调整了下坐姿。这么一动,就又闻到了关老师身上‘暴晒过的干草香。


很久之后,他才知道,这是关老师洗衣液的味道。


作为一个激素水平较高的雄性,周巡不仅收获了比同龄人更多的青春痘、更强的爆发力,也拥有比别...

太甜了!像西瓜一样甜!!!像你一样甜 @甜甜甜西瓜 😘😘😘😘😘

甜甜甜西瓜:

邰方邰之——《陪我长大》

又名——《四分钟带你看完剧版心理罪》【划掉】

冷圈没有逆CP!甜就完事儿了!

送给酥酥女神哒 @榴莲流奶牛角酥 

剪滴还是很垃圾,献丑了哈_(:з」∠)_

【随感】河流与砥石

想不到我竟有如此荣幸,拥有一篇读后感!

写这篇文的初衷,其实正是想借以表达对各位圈内太太的感激!

文是在国庆节旅游的路上,用手机码的。

本人文笔不好,只能搜肠刮肚的吃力表达自己理解的关周二人。

发出来的时候非常忐忑,觉得只要有人能耐着性子读完,就是对我的肯定了。

看到 @枫澜清渊 小可爱你能喜欢,我真的真的非常开心!谢谢你的肯定!!!😘😘😘


枫澜清渊:

@榴莲流奶牛角酥 《寻》


名字取自 @月 说的一段话——“就像一条河流中的砥石,河水奔腾或是静流,淹没的石终归被淹没,而水继续向前走着,石的存在也终究存在。”


这段话是我在跟月太说过我看这篇文的感受之后,月太给我的...

【白夜追凶】【寻•上】

一、
接到电话的时候,关宏峰正在花鸟市场买绿植。

新学期快开学了,他在公安大学的宿舍还缺了些生气。

电话是周舒桐从医院打来的,哽咽着已经说不了一个完整的句子。重复了几遍,才拼凑出来一个完整的信息:周巡殉职了。

关宏峰听到这个消息只愕然了几秒钟,随即问了医院赶过去。

大概关宏峰是最后一个接到消息的人,等他赶到医院的时候,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了。

周舒桐一看见关宏峰,赶紧迎了上来,话还没出口,眼泪又往下掉。

失去了独子的老周被围在中间。头发花白的背影显得格外单薄。

施局在一旁,拉着老周的手,只是叹息。

也许因为职业原因,该走的流程大家都熟稔,各种手续很快就办理完毕。

到最后,关宏峰...

© 榴莲流奶牛角酥 | Powered by LOFTER